黄仁俊就像我们 - 城市治理特辑 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条狗 —-青春报

黄仁俊就像我们 | 城市治理特辑 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条狗 —-青春报

黄仁俊

违建公寓伫立寒风之中
异乡人拖着行囊步履匆匆
城市治理的沉疴痼疾
再一次牵动公众的心
栏目编辑:包工头
2017.12 11
全文共3849 字,阅读大概需要 8 分钟
11月18日夜,火舌舔舐新建一村。
八天后,村里的房客陆续搬走。新建一村的路面一大半被布条、塑料等垃圾覆盖。垃圾车在作业,不停地将垃圾清除出去。
二十天后,路面垃圾基本清理完毕,村里已经没有超市、饭馆,还剩下的是一个北京本地的卖菜人。住户几乎只剩下当地人。
新建一村
刘涛的家人都住在镇子上,他一个人留在村里,看着房子。
十二天前,他们一家还在村里忙碌着。那阵子,刘涛的妈妈会到村子里搜罗一些物品,偶尔能抱着捡来的铁盆、拖把回家。她的眼睛搜索着地面,好像在看还有没可用的东西。
刘涛家这栋合约六百平米的三层小楼被钱老板租下,用作服装生产。一楼的两间大房是库房和裁剪车间,二楼两间房均是缝纫机,三楼则是老板和部分员工的居住处。老板离开之后,一排排白色的货架就这么倒在库房的地面上。
这个服装厂不大,老板加上员工总共才40多人。老板来自浙江,50多岁,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也在这里一起生活,而员工大多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和姑娘。他们每个月唯一的假期在1号,“附近所有的服装厂都是这样,像是默认的规矩吧。”
这家工厂主要生产中老年男士的秋冬服装,女员工负责缝纫,而男员工主要负责烫衣服、熨衣服。每年的这个季节,他们把做好的衣服运到二十多公里外的金文大红门批发市场进行售卖。
在刘涛的印象中,员工们每天九点钟起床,“上午干不了什么活,下午才开始干,平时干活干到后半夜一两点钟”。吃饭也在一起吃,老板雇佣了一位专门负责做饭的大妈,“平时中午吃大锅饭,自己打饭,包吃包住。”工资则是计件算的,做得多就挣得多。
当初,老板与房东签订的合同写明可以做到2018年8月16日。如今,他们被要求一天之内搬离这里。房东晃一晃坏掉的厨房推拉门,因为服装厂的人搬东西把下面的门槽给踢坏了。
一下子,房子空荡荡的,青色的水泥地和墙壁散发着寒冬的冷气。
“一年房租14万。人走了,我们赶明花什么啊?没收入了。”刘涛的妈妈感叹。同时,老板还表示,他与房东之间还存在房租未还清的争议。

像他们这样紧急搬离的工厂不在少数。走过两条巷子,就可以看见两个穿珊瑚绒睡衣的妇女抬着铁床架往路口的货车走去,车上已经装了不少家当。她们一边走,一边跟前来帮忙搬家的朋友商量,“冰箱拿吗?”“拿呀,为什么不拿。”“这个也拿?”“算了,拿上吧。”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外来人口进入城市提供服务业,是对长期以来计划经济的城市发展方式的有效补充,也确实方便了人民群众的生活。不同层次服务业的兴起也满足了不同收入水平人口的服务需求,也在为城市提供稳定的税收。
在强化安全管理的前提下,外来人口需要被给予更多的关心和服务。如果我们把更多的工作放在日常管理和服务中,就会把风险的预防放到最前面,就会大幅度地减少风险的发生。城市治理是长期细腻的工程,需要我们的干部要真正替人民着想,特别是要学会换位思维。
“如果我们了解特大城市城中村和城乡接合部的租房价格,就会知道,大部分外来中低收入就业者所能承受的价格也就是几百元。对于他们来说,住房是生活中最大的一块支出,降低住房成本可以形成收入积累,腾出更多的资金投入后代的教育,或是为将来回到家乡创业形成一定的资金积累,这对他们家庭的未来具有重要意义。
可是,我们的城市管理者的思维方式距离外来人口的实际需求较远,希望他们也能达到城市户籍居民生活标准,否则以种种理由加以排斥。这显然不符合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以人民福祉为本的基本精神,人民中当然包括了这些为我们城市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外来就业人口。”
村里的忙碌还在继续。几个房地产工作人员不时拦住路上的行人,递上宣传单的同时强调此工作“包食宿”。在人犹豫之际,笑眯眯地谈起前两天有人二话不说打车跟他走的鲜活案例。

新建一村里有三四个收废品的大叔满村子转悠。王叔拉着满满一车废品,偶尔吆喝几声。“这是今天的第二车了,前几天多,这两天已经没什么东西了。”大叔拍拍车上的纸皮,“现在都是收一些纸皮啊,好的塑料。喏,塑料都是捡的,都扔在地上,没人要。”
被问及有没有电器,大叔笑着说,“有啊,什么电脑电视冰箱,全都卖了。可是收了也卖不出去,现在都不要了。”聊天中得知,以前电视收来要十五、二十,现在都是十块、五块,冰箱也只给二三十,“昨天有两个电视五块我都没要,卖不出去。”大叔把被风吹下来的蓝色塑料框扶好,“下午我就不来了,没什么好收的。”
大兴之外
大型火灾发生后,北京市委政府要求深刻汲取11·18重大火灾事故教训,迅速开展全市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自11月20日起,北京全市开展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活动,行动之一就是加速严查、清退违章出租公寓。
林小北住在通州临河里地铁站附近,这次也在清退之列。她在11月25日下午一点收到了房东发的信息,整座公寓两栋楼,全部住户两天内必须搬离。
她就职于通州区的一家舞蹈工作室,生活费来源于演出和教课。这样的情况让她和男朋友对目前1800元月租的房子感到满意。25平米的空间,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基本家具都很齐全。他们9月份搬进来,还去宠物商店买了一只猫养在家里作伴。现在,猫只能送人了。

便宜的租金在不少北漂心中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孟辉所住的公寓十五平方米左右,月租700。他念念不忘在以前房子里炒菜的时候,烟雾报警器发出巨大的响声。“左邻右舍都能听到,我一般都是把门窗打开,一会烟雾散了(警报)就自己停下来了。”孟辉说门外就有灭火器,走廊两头都有通道。
接到房东通知的第二天早上八点,房子就已经开始断水断电。当天,他请了假没有上班,直接出去找房子。通过房屋中介,他的新房子租金将近两千块。不比原来有厨房、独卫的条件,这次只有一个卧室。“现在的月租1900元,而房东看着就是一副爱住就住,不住滚蛋的样子。”
孟辉和同事互相帮忙,在下午四点多完成了搬家工作。“你看过大话西游的最后那句话吗?你看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条狗。我就觉得说的就像我们这种北漂人。”他又喃喃重复了一次,“你看那个人的背影,好像条狗。”
据北京统计局数据,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72.9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4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807.5万人,占常住人口总量的37.2%。
大家在线下忙于搬家、找房子,而机构、个人在线上提供救助信息的热情也十分高涨。截至11月30日,在微信、微博等平台被大量转发的“支持北京志愿信息汇总(持续更新)”已经分类收录市区级救助、综合援助、低价/免费住宿、岗位招聘等信息。在“信息汇总”的公告栏上,两家机构声明“第一阶段紧急救助工作结束”。

公益从业者杨女士在微博上发布短期住宿的信息后,一个小时内有将近100人添加了她的微信,但没有一个有实际的住宿需求。还有不少让她哭笑不得的对话:“您有什么事吗?”“没有,给你点赞。”
城市治理难题
丰台区正天兴服装市场的入口处排列着一排保安,每当有人想往里进的时候,他们并不阻拦,侧开身让出一条道。“火灾之后,我们就被调过来了。这里每天都是不同的人守着。我们也没收到什么命令,就站着。”保安张小奇说道。
张大爷的服装配料店就开在市场里。周围大多数店面已经拉下铁闸,贴上封条。坐在门前晒太阳的他,显得有些突兀。市场里不时有穿着制服的保安成对巡逻,不住地看向他。“过几天我也走了,十一月底说是搬迁的最后期限。”张大爷在这行已经干了十几年,最开始店开在三环,去年开始往外搬。“到了四环,又到了四环外,现在半年没到,五环也待不了了。反正我们这片基本都去了河北。”张大爷扭一下脖子,换个话题,“搬一次几万,搬一次几万,我都要搬不起了。”
2016年3月,《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发布。5月5日,市发改委主任卢彦就纲要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将按照“人随功能走、人随产业走”的原则,综合运用经济、法律、行政等手段,优化人口空间布局,强化人口服务管理。
《纲要》还提到,到2020年,疏解非首都功能将取得明显成效。据新华社报道,拆除违建也是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建设和谐宜居之都的重要抓手。3月2日,海淀区对东升科技园违法建设进行拆除。此科技园违建面积20万平方米,预计疏解人口近5000人,今后将建成绿地。
这次拆除是北京各区拆除违法建设的缩影,今年北京计划拆除违法建设4000万平方米。当月,市城管执法局制定并下发的《2017年违法建设专项执法工作方案》要求,全市各级城管执法机关以查处违法建设为切入点,统筹功能疏解、改善民生、提升环境等各方面工作,对既有违法建设分类别、分阶段予以查处,坚持对新生违法建设零容忍。

40天的安全隐患排查专项行动开始后,11月27日,在北京市委召开的区委书记会上,北京市委书记表示,要严格依据法律法规开展清理整治,注意把握工作节奏,给分流群众留出时间;要注重人文关怀,加大对困难群众的社会救助。清除消防安全隐患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要抓紧制定消防安全隐患治理三年行动计划,坚决将消除安全隐患进行到底。
在对待消防问题上,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陆铭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租房紧张和(消防上)不安全问题根本没有什么必然的直接联系。举个例子,火灾的隐患有私拉电线这样的问题。租房紧张或者住的面积小就必然会有私拉电线的问题吗?就算我们真认为租房紧张是个问题,那么政府就可以在提供公租房的过程当中,既增加住房供应满足低收入者的需求,也可以在公租房里提高相应的安全标准。如果真的存在这种问题,政府应该通过公共政策去解决,而不是像北京最近出现的情况,让大家把这个租房给关掉。或者不要去租房就解决了,不是那么简单。”
吕永洁 卢盈怡 李婧貤 项甜甜| 采写
吕永洁| 摄影
视觉设计中心 | 制图
(刘璐、李墨馨、郭文慧对本文亦有贡献)
(文中除李铁、陆铭外,皆为化名)
在青春报微信公号后台回复“进群”
扫描二维码添加小助手
我们将拉你进群
更多采访故事与你分享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
“明星”菜市场| 兔子群体 | 陈奕仁 | 小戏骨 | 吴呈杰 | 抖音 | 鹿晗 | 社科大测评攻略 | 社科大西三环学区挂牌 | 心理罪 | 快乐大本营20周年| 儿童节特辑丨熟人性侵丨黄牛党 | 临终关怀丨小黄车丨董子健 | 卢义杰讲座实录 | 吐槽大会 | 替课灰色利益链 | 短命涂鸦 | “辱母杀人”档案 | 伊周停刊 | 京华时报 | 鬼市 | 记者节 | 阴阳师 | 反三七过三八 |民大巷子搬迁 | 校园微整形 | 驴得水 | 大鱼海棠 | 蒋方舟 | 董浩 | 张一山 | 白敬亭 | 安东尼 | 尧十三 | 阿肆 | 萝贝贝 | 法医秦明 | 逃离马戏团 | 肖家河 | 天津塘沽爆炸 | 巴黎暴恐 | 冰点沙龙 | 每日人物主编张寒 | 林珊珊谈黑帮教父 | 新世相张伟 | 老贾 | 奇葩说 | 坏男孩学院 | 背奶妈妈 | 小三劝退师 | 人人网 | 性启蒙 | cyuer性状况调查 | 恋爱小白 | 冬季洗衣 | 正装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