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俊祭神的阶梯——柬埔寨旅行记(3)-归云

黄仁俊祭神的阶梯——柬埔寨旅行记(3)-归云

黄仁俊通往吴哥寺的曼陀罗顶是一场艰辛的跋涉。

没有好好做攻略,本来是想先去巴戎寺的。结果司机建议先去吴哥寺顺着绕一圈就到了巴戎寺和其他几个寺庙,比较顺路。人家的行程一般都是先4点多起来看日出,就直接进后面的吴哥寺了。我们快9点才到了吴哥寺旁。远远的隔着巨宽的护城河,岛的中间是一个黑乎乎的大城堡。
原有的参道因为年久失修被关闭,我们踏上了河面的浮桥,向代表整个吴哥的典型性建筑群走去。

一开始根本没有心理建设,走到才一半发现真的好远,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建筑,还没开始参观就要消耗很多体力了。许多的游人穿梭在大广场上,但是还是填不满它,它曾经是可以容纳千人的大广场,元朝使者周达观所看到的盛大的典礼时,30万盏油灯同时点起,寺庙内如同白昼一般……


又走过那迦神做石栏杆的500米中央大道,终于随着人群进入了第一层台阶上的回廊。里面一间香花供养,烟云缭绕的供奉着六臂毗湿奴的神像。

回廊的外壁上浅浮雕着飞天舞者的阿布沙拉仙女,也是佛教里飞天的原型。或两人或三人一组,组成了几乎达到3000多个形象各异的仙女!而里面的墙壁则是世界上最长的“浮雕回廊”!


“苏利耶跋摩二世的军队”“搅动乳海”“神和魔鬼之战”等等数千万的人物动物在墙上行军打仗,起舞祭祀,隐居修行……
我们除了全方面的张开自己的耳目,去接受着雕塑给我们带来的故事,这走廊仿佛是无穷无尽的一般,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着花朵,我们被吸引着往里面再走去,离人世越来越远,离神越来越近。

终于来到了有着“天堂梯”之称的中央塔台。极其高耸的天梯通往神的住所,几乎是贴着鼻子的台阶,大约有75度。被风雨早就浸润成了黑色。其实四面都有阶梯可以上去,但是都被拦了起来,只开放了一条木板搭的“爱情梯”,曾有女游客从上面攀登滚落而亡,丈夫出资修建了这个木头阶梯。

限制人数上去,在等待的时候,我默默的观察这层层叠叠的建筑,不同于别的金字塔形状的神庙,它是呈中间窄上下宽的趋势建造上去的。无法想象当时的人们如何将巨大的石块层叠上去。造型结构鬼斧神工,摄人心魄,祭神的阶梯让人望而生畏。只有全身心的小心翼翼的攀登才能被神允许,接受洗礼。


烈日下等了20多分钟才轮到我们爬上楼梯,扶着细细的铁栏杆亦步亦趋。天啊,古代人是怎么把大型的神像弄上来的?这么危险僧侣们平时怎么爬上爬下的来供奉神明们的?没有答案,耳边的风一吹,精神一震,终于来带到了塔顶!


塔顶的建筑格局和下面一样,四面回廊,蓄水池,八面的塔台。来到须弥山的中间,可以远眺整个吴哥窟。想想当时用了89年的时间,动用15000万全国最好的工匠来建造这座神殿,真是人类的奇迹。一步天堂,走错了可能就是一步地狱……

站在窗口,看着人们涌进涌出,每日碌碌,也不过在寻求生命的意义。分辨虚像与实像。人间有千万种解释,到了神佛那里不过就是拈花一笑。比起古人一日日重复敲打雕凿的石块的精神来说,现在的钻营者们却去简单甚至贱价的迎合市场,贩卖文化艺术。


我们一点点耐心都没有,只想快速的记住最浅显的东西,重复最简单的理论,谈论所谓的玄妙哲学,忽悠的神乎其神。不会进步,不能发展,只能蝇营狗苟,自己得不到滋养,更不可能成为大师,甚至无法再为后世留下可以仰视的传奇。


我们理应珍惜,古人穷其几代的生命去雕琢的神庙带给我们真实的意义。

回廊中有一些身着黄衣的僧侣,给游人们送祝福,给点供养费,他们就会用树枝沾上圣水,洒在你身上,为你念一段祝福的咒语。《古墓丽影》中安吉丽娜受伤了,就是找这边的僧侣来医治,吃了神药,伤口很快就好……

静静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在下面等楼梯时拍到了佛陀一般的云彩,我拿过来仔细一看真的是佛陀梳着螺髻,双手舒展,正在露出高棉的微笑啊……

然而我们第三天四点半起来也没有看到日出,天气多云……


中午最热的时候来到巴戎寺。
看到向上层层的台阶,气就歇了一半了,这时候可没有木质的梯子了,真是手脚并用的爬上贴鼻子的高耸的石梯!发现还没完,走完了深深的廊道,尽头的光射下来来,还要向上攀登呢。

踏上平台的一瞬,巨大耸立着的四面佛忽然从四面八方的看着你,让你无处遁逃!嘴角一丝神秘的笑意,不可捉摸的,又带着平静的慈悲。游弋在迷宫式的“大头林”中,48座四面佛的塔台,众星拱月般的围绕着最大的塔台。每个塔台远离里面的洞窟都供着众神,他们从每一个角度,平视着你,俯视着你,凝视着你……想象当时该是个多么肃穆又迷幻的场面。

阇耶跋摩七世是真正的王!这样具有夺人魂魄般的设计便是由他主张建筑完成。这一建筑标志着国王的信仰从印度教转向大乘佛教。这四面的脸有人说是四面观音,也有人说就是阇耶跋摩七世本人。无论怎样,这都是一个令人震撼又让人迷失的建筑群,象征着国王的绝对权力统治,与对人民的慈悲。

黑格尔《美学》中说:“艺术到了最高阶段是宗教直接相联系的。”

大多数的吴哥雕塑与装饰的功能在于传播建造中竭力灌输其中的宗教叙事性的概念。它所服务对象是极少数的神权者及王室的成员。它们是神灵在世间的纪念和象征,甚至是神祇在世间的居所。

四面佛的下方墙壁中,仍有美丽的仙女在翩翩起舞。女神常常捏着食指、大拇指,做成花的蓓蕾形状,放在下腹肚脐处,表示生命的起源。其他三根手指展开,向外弯曲,就是花瓣向外翻卷,花开放到极盛。然而,手指也向下弯垂,是花的凋谢枯萎。东方肢体里的手指婀娜之美,也是生命告白。生老病死,成住坏空,每一根手指的柔软,都诉说着生命的领悟,传递着生命的信仰。

快在四点多的时候来到了塔布隆寺,高树参天,本来应该是很静谧的,但是一大批旅行团的游客却撕开了这里的幽静。这里的庙宇几乎也快坍塌了,可是奇妙的是有些丈二高的树却用树根死死的扒住砖石,让它们形成欲塌不塌的状态。

这里的树快成精了……在砖石的裂缝中肆意的游走,包裹着神像的面庞,让本来应该肃穆祥和的庙宇,变成了如同巫师妖人住的洞穴。
APP上一款游戏“神庙逃亡”就是以这里为原型。

《古墓丽影》也是在此取景拍摄,安吉丽娜从树根横跨的门框中进去,一转身就进地下的密室,拯救了世界……
而我们却在无数的门框里穿梭,窥伺那些没有头的神像,妄图也能找到穿梭时空的密室……

树木与庙宇形成了微妙的关系,古树跨在墙体上盘根错节,随着树木的增长,这些寺庙将会不堪重负再次坍塌成一堆瓦砾。专家们也对此束手无策。会看到一些钢架支撑柱快塌掉的墙体,以维持现状。塔布隆寺恐怕终将会消失在时间的无涯里,它的位置被树木所取代。

建造它们的王不知可会想到这天,被砍掉的树木重新回来了,用一点点水就可以存活在砖石的缝隙里,等待千年的时光把它们慢慢养大,重新占领这片土地。人类短暂的文明必将屈服于时间和自然。

“成、住、坏、空”在吴哥的寺庙里早已写好。


我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爬上了比粒寺看日落。寺顶也早就汇聚了很多人,我们找了个角落,几乎是瘫坐下来。看着太阳慢慢的收敛光芒,变成了一个小黄粒儿,天空也没有云,也就没有多少晚霞。从被落日染的更黄的比粒寺远眺去都是原始的树林,它们覆盖着多少未知的秘密呢?渐晚了,一层灰色的雾起来笼罩着整个吴哥,仿佛是神设下的结界……

(未完待续)
文:山山
摄影:静静,快乐的大虫子
世界很大,
还有千百种你没有见过的风情,
怎可就此浪费,
即便不能牵手走过,
也想将这美景与你同享。

归 澐 古 琴 艺 术